蜂狂大叔的网游世界_第三章:怪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章怪物?

    清晨,天晴。太阳悠悠升起,还是红色的蛋黄一样。

    呼!!一口烟!吐出,多么神奇的一晚啊!都没睡过,感觉也不想睡觉,精神满满。今天早点出发,走远一点看看。

    方便面,有!军刀有!烟有!打火机有!火堆?生火了,烟冒起直飘空中。行!

    走起!今天往这边走。古松,漫步走起,经过黄金鳗时,还是看见身体发出金色光芒,这家伙到底死了没有,怎么还发光呀!这孩子。。。真苦了你,死不断气样子。

    古松一手握着军刀,一手拿了个方便面,就跑起来,今天走远一点看看,有没有看到其他人。

    沙滩上狂奔,一路都是沙地,丛林,沙地,丛林。。。除这两样景物哈都没有看到,就连一块大点的石头都看不到,这咋回事啊。。。这湖。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古松一边跑一边大叫!!

    喳喳喳!!啪啪啪!丛林里面一群鸟飞起。。。

    呼呼呼呼。。。好久没做运动了,走了有两三个小时了吧?没手机真不方便,时间都不知道,很远了,已经看不到我生火的地方,就连生火冒起的烟,上空也看不到了,啪!拿出一根本烟,点上,应该是中午2点左右了吧,太阳正中间了,先吃个面吧,再往前走一走,太晚了就怕赶回去都找不到路,又没有带煤油灯,晚上走路十分危险。

    古松打开方便面的盒子,直接就往湖里打水,根本不用热的,直接凉水泡,就开餐,赶紧吃完继续走一段,然后回去,时间有点紧了。

    呼!!一口烟,吐出,把烟头一弹。走慢一点,好好看看这周围,看看有没有出路,只想着找人,就现在情况看来根本没用,还是看看有没有路走出去才是正道。

    丛林。。。都是丛林,还是那么茂密的丛林,鬼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这里的草感觉都长的特别长哦,奇怪,古松,在一处沙滩旁边的丛林停下,双手撕开周围的草丛,一脚就想踩进去,但在半空中又停住。。。这么长这么密的草会不会有蛇呀。。。咬一口我不是死挑挑,脚又宿回来,还是先不要冒然激进的好。

    退了回来站在湖边,呼,又点燃一根烟,唉!!何时才到尽头啊,古松看着远处一望无际的湖面。要不先回去,说不定有人看到我生的火堆,走过来在等我。

    自我安慰。苦笑了笑。下午了吧,太阳都往一边倒了,大概4点?5点?夏天一般7点才黑天,赶回去得快点才行,要不晚上黑黑的直接跑进湖去淹死都不知道咋回事。

    啊!!!古松大叫一声,走起!!好热啊!呼!衣服脱了下来,跑吧!拼命的跑,什么都不用管,大力的跑!用力的跑!!内心在呐喊着狂奔起来。

    天色暗了下来,一阵微风吹起,感觉风也是热的,四周黑漆漆一片。

    湖面随风微微波动水纹,月光今晚好像放假似的,迟迟没有出现,让四周一片黑漆漆,别说伸手不见五指,就连自己的眼睛还在不在,自己都值得怀疑,因为你只会觉得自己的意识在,其他根本不存在一样,看不到无从摸起。

    寂静漆黑的夜空中不时传出一声的吼叫,这吼叫声无办法形容,没有山呼海啸那样狂蟒,也没有鬼哭狼嚎那样的神秘幽灵色彩,更加不是震天骇地的狂怒,这是一种撕裂感的吼叫,像是痛苦般但又不是哀叫,只听声音你只会猛感一种恼怒正在发泄着,无法用字词来形容,原因是无法听懂的这种语言。

    噗!一处,幽暗的火光点起。呼!!终于找到煤油灯点上了,黑漆漆的,哈都看不到,火光映照旁边的一堆柴火剩下的灰,古松把几枝柴枝往上一架,打火机一点,呼!火堆升了火焰,柴枝点了点煤油就是好起火很多了,古松,拿出烟盒打开,拿出一根,点上,呼!什么鬼叫?昨晚还是没有,今晚就叫起来啊,肯定是风吹过哪里的山洞响起的叫声吧。

    啊哈!烦。。。古松躺在沙滩上,拼命的跑回来,还好及时找到煤油灯,累死!几十岁人还搞野外求生真够呛的。呼!一口烟吐出。怎么办?真的连个人影都没找到,又过一天了啊。。。翻身坐起,拿过身边的背包,拿出一盒方便面,一脸无奈“最后一个呀。。。”呼!这趟浑水,真的作死,活该了,噗!一声打开方便面,直接硬咬面,调料等直接掉在沙滩上,感觉是失落到极点,自我发泄起来。

    方便面干吃也不错嘛,无奈。。。吃了好像没吃一样,好想吃一顿大鱼大肉。古松吃完又躺了下来,望着夜空,今晚月亮还没上来呀,还早吗?9点?还是8点?

    咦!那鬼叫声好像没叫了,没风吹了吧。这么热的天气,有风吹吹多好。

    明天吃什么呀?。。。噗!又点上了一根烟,鱼生也行吧!没办法,明天再没有人来,也只有。。。转身望着不远,火光中幽暗的黄金鳗,只见它还是在微微发出光芒,还没死吗?怎么还有光芒?这是电光?还是本身黄金色的光芒?这家伙还真的好奇怪啊。如果没死,这几天怎么都一动不动的,难道都不用喝水吗?鱼上了滩还能活?开玩笑的吧。

    古松转身又望向夜空,自言自语道“其实呀,比起死了,我更希望你活着,起码值钱。死了可能根本不值钱又或者根本没人要,还是做我生存下去的食粮吧。”

    “咦!!终于出来了,月光你终于出来啦。还特别圆呀!今晚十五吗?”一道月光渐渐的照亮了湖面,反射在黄金鳗的身上,看起来它身上的光芒好像强了一点,像是在吸收着月光的光线。

    明天吧,再没人来,就剁了它,回去卖鳗鱼干应该也能值点钱吧。不行了,顶不住了要睡着了,这灯就让它亮着吧。。。两天没睡觉的古松,呼呼大睡起来。

    月光照射在黄金鳗的身上慢慢散开,渐渐的把全身都照亮,大概长3米的身体都泛泛的升起金色的光芒,或者应该说全身都在吸收着月光的光线比较合适,它原来的身长,都在沙滩上的,不知何时,它的尾巴已经能伸长到能碰到湖边的水了。

    夜幕,渐渐散去,红色蛋黄,映照在湖面上,显得湖水都血红色的像血一样。

    嗯!湖水淹到了古松的脚上,哇!被湖水的冰凉惊醒,马上站起来,慌张的四处张望,怎么有水在这里??这湖还涨潮了呀。。。湖水依然是涨了不少。赶紧离远一点,随手拿起背包,和煤油灯,就往后退了几步,放好背包和吹灭煤油灯,又走来把插在沙地上的三角柴架般上去,离湖边尽量远一点。呼!!这湖,真是奇怪的事真多,还会涨潮。。。不管了,先点火,看看今天有没有人看到烟,走来。

    噗!点上煤油的柴枝很容易都点上了火。

    古松看着烟飘上了空中,“拜托!来个人吧!来艘船更好!”,突然一声咕噜的声响,“饿扁了。。。”这几天都是一天一个方便面不饿才怪。

    实在没办法剁了它吧,转身望向黄金鳗,只见它还是一动也不动,涨潮也把它的尾部淹了起来,古松走了过去,从身上拿出军刀,拨出,刀尖轻轻的碰了碰黄金鳗的头部,“死了吧?”电?不知道有没有,试试?古松想着就用手指轻轻的碰了碰黄金鳗的身体,快速又宿回来,没电,应该是死挑了吧。想着就双手抱起黄金鳗的前身,往上拉,“上去一点,如果湖水再潮涨,整条鱼不就被湖水给吞回去了!”呼呼呼!!太重了,根本般不动,太长了。

    怎么办?般不动,要不现在就剁了它,嗮鱼干算了。古松拿着军刀手起刀落在黄金鳗的颈部,这里切掉头,再慢慢搞成鱼片。。。撸死!。。。刀就快到皮时瞬间,突然停手,唉...感觉有点残忍啊。要见血啊这是。鸡我都没杀过呀。。。

    嗨死!真是到了这节骨眼,才害怕。收回军刀。

    唉!想想,再想想。咕噜,咕噜!肚子有鸣响起来,呃呃呃呃。。。好饿呀,胃都有点痛扁起来了,怎么办又不敢剁鱼。再等等吧,说不定今天就有人来。古松自我安慰,站起来,去丛林那边看看有没有可以吃的果子,先填饱肚子先。可能今晚会退潮也不好说。反正都死鱼一条,就再忍一天好了,明天!明天一定剁了。。。有些不甘心的表情紧紧握住军刀。

    想着古松走到不远的丛林,四处瞄看,不敢深入。就在边上搜索,哎呀,这不是有吗,只见几棵小树上长满了红色的果子,好像樱桃一样,这果子能吃不?古松摘了几个放手里看着,不会是那些长得像蘑菇的蘑菇吃了却口吐白沫吧。怎么办?饿到胃痛,吃了又怕有毒,有什么可以试试有没有毒就好。。。咦!有了。

    古松,把胸前的衣服钩起做成衣服的兜,一只手抓住,另一只手不停的摘果子放到衣服的兜里。够了吧!这么多。

    古松快步走回火堆傍边,在背包里拿出鱼线,然后找来一根树枝絟上,另一头绑在一个小果子上,用军刀刮断剩下的鱼线,走到湖边,大力一挑,看看有没有鱼吃,鱼吃了会不会死就知道有没有毒了,活了几十年果然没白活。。。嘿嘿嘿!!古松有点开心起来,好像自身发明了成为科学家了。

    但是。。。钓着的果子刚落水面,就溶掉了。吓?溶了?怎么碰水就溶了?这什么鬼果子?碰水就溶。。。紧接着,湖面的部分泛起了黑色泡泡,还升起了阵阵的黑烟。

    呜呜呜!!!这。。。不是毒?打死我也不信啊!!这也太黑了吧!!湖水都冒这黑烟。。。这果子是硫酸做的吗?什么鬼果子。。。我靠!古松慌忙后退几步,定眼看着,湖面那些泛起黑色的泡泡,跟着不少的小鱼也涨着肚子浮起来,只见那些小鱼,渐渐全身在融化,最后连骨头都化成水了。。。哇!!这什么鬼毒啊!!这么猛!!骨头都化成水了。

    靠!!我差点连灰尘都没有剩啊!!正惊讶的古松还没定惊,u形的湖边,右边不远百米左右的地方丛林,出传来了莎莎莎莎的草丛声,听得出有什么东西在丛林走动的样子。

    呀呀呀。。。这又是什么东东要出来?难道是?难道是有人来了?有人看到火堆烧的烟跑来?

    古松充满期待快速走上前去终于等到有人来了,大叫“喂!!喂!!有人在哪里吗?有人在吗?”大概走了几十米。“喂!!出来呀!!我不会路回去,帮我带给路行不!有人吗!”

    草丛里的莎莎莎莎的草丛声,突然又停止了。回归寂静的样子。

    古松停了下来,看着刚才发出莎莎声响的方向。吓?怎么搞的?没出来?古松紧紧盯着草丛那边,难道是什么动物?老虎?狮子?还是大蟒蛇?嗯,不对,如果是老虎或者狮子,应该早就跑出来了闻到人的声音和味道。

    难道是看不到我又转头回去了?这就麻烦大了,这一机会走了我可能就饿死在这里说不定,“喂!喂!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古松吧衣服脱离下,用手举起不停旋转,大叫,我在这里!在这里啊!谁在哪里呀,能出来吗?这里有钱送啊!有钱送!

    大叫着往莎莎草丛声的方向跑去,越来越近了,站在沙滩上向丛林里面大叫“里面登山的大哥,大爷,美女帅哥什么的,能不能出来带个路呀!我在这里啊!!这里,又举起手摇动着衣服。”

    这次他成功了,草丛里莎莎莎莎的草丛声又快速响起,还比先前的声响更加快,应该是步伐加快摩擦草丛,丛林里猛然传出来草丛声外,还夹带出吱吱的吼叫声!更随着,瞬间,快速在丛林里面乱传穿而出。。。

    对对对对!!我在。。。哇哇哇!!!

    嗖!!一声,只见一只庞大的黑影跳出丛林,上了半空而出。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牙窖感觉都快掉下了,裂开大口狂叫“这是什么鬼啊!”只见空中的黑影,八只脚?古松,惊吓了一跳,几十年的经验,让他快速反应过来,跑!快速往回跑!救命啊!!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彭!!整个黑影落在沙滩上,沙尘飞起,响起了声音“血杀果!血杀果!”还有些绿色的液体,滴落在沙滩上。

    靠!!这么大的东西没见过啊,跟大象一样啊,但又不是大像,这是什么鬼东西,妈呀!!我这是来到亚马逊森林呀!黄金鳗已经够奇怪的了,还有这么,马头一样蜘蛛?八只脚?不只吧,没看清楚啊!古松,疯狂的跑回去,怪物都应该怕火,应该怕火!

    一只,八脚的蜘蛛?像是蜘蛛但又不是蜘蛛,因为它是长这一个马一样的头,身体却是像蜘蛛的身体一样长度,还有一副翅膀,总个来说这是一个蜘蛛,蜘蛛和马头的结合体,紫色的身体,绿色的马头,八只黑色的脚,应该叫抓子才对。口开得老大,绿色的液体,不停的滴落下来,快步追古松而去。

    哇!!什么东东!这是什么东东。怪物啊!!妖怪啊!古松疯狂一般,大叫着跑回火堆,拿起一条火把,就想跑。。。跑?我能跑吗?不到几分钟我肯定被吃得骨头都没剩,怎么办?怎么办?

    古松背起背包,不管了,能跑多远就多远,好过这这里等。。。aaaaaa!!庞大的黑影从空中一闪而过,挡在古松的前方去路,口里不停说着“血杀果!血杀果!”当然古松是听不明白在说什么东东,因为这时的他已经慌得腿有点发软了,一脸僵硬,恐慌的表情,咬着牙,转身就跑,噗!一声,怪物有跳到另一边挡着他的去路。

    死条条了!这次真的死挑挑了!古松拿出弩弓,跟你这怪物拼了。。。??呀!!箭还在黄金鳗深没有拨下来啊!!!真作死啊!!黄金鳗对了,黄金鳗。古松立刻跑到不远处,黄金鳗的身边,抱起它的尾部,大叫“你吃这个,你吃这条黄金鳗,这么大条足够你吃饱。”

    吼吼吼!!怪物却是对着古松大吼几声,马头快速裂开大口就冲着他咬了过去,说是快,哇!!!古松往湖里一跳。跳进湖水里面,因为黄金鳗的尾部被潮涨,淹到了,所以离湖水很近,除了跳进湖里别无他法了,古松,应该早就想好的计划。

    只见马头怪物的咬不到古松的身体一头冲进沙地里的时候,猛然,黄金鳗的尾巴,大力吧怪物的马头一卷,吼吼吼!!!彭!!一声,整头马头怪物被黄金鳗卷起来,卷压着头压在沙地里面去,黄金鳗裂开锋利的牙齿,大吼一声,全身电光在闪起电流,三米长的身躯,紧紧的把马头怪物的身体卷起来,狭在中间,放电。

    啊啊啊!!全身麻痹了啊!!古松在湖里也感受到电流的强大,浮出湖面,,看着黄金鳗,像坐便便的形状,卷压着整只马头怪物。

    只见黄金鳗突然转头向他,裂口露出锋利带电流的牙齿。。。

    别别别!别过来!!古松恐慌大叫起来就想快速游离,应该这怪物也有得和黄金鳗厮杀一阵时间,赶紧跑才是正道。。。

    吱吱!!黄金鳗把头伸高,全身坐立式的卷起来压着马头怪物“人类!人类!你跑不了,在水里我比什么都快!”

    什么??哈??“谁在说话?谁?”,怎么可能游得过黄金鳗,湖里被黄金鳗追,上岸给怪物追。。。两头都是死。

    古松慌张的停下游动,四处张望,最后转身望向黄金鳗“你在说话?你说话啦?”。

    “人类!”半空中,黄金鳗高傲这发出电闪的身躯,裂口道“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你的生命在这里就到尽头了,死在马头蜘蛛的肚子里。因为你身上有摘过血杀果的味道,你倒哪里它都会找到你。二,我可以帮你把马头蜘蛛杀死,但你要帮我拨出箭头放我回归幻星镜湖。”

    吓??你真的会说话?跟我说话??古松惊奇的看着黄金鳗。“你?”

    “人类!快决定吧!!我压不住多长时间,我受伤地方还没回复出不了太多的幻力。。。快做决定吧!要死还是要活?”

    哇!!真的说话,靠!亚马逊森林都没这么神秘吧。古松一手招水洗了脸,双手拍拍脸“不废话!选二了。100万没有,还是命重要。”

    “人类...好!你快游上来,去捡起刚才你摘的那些果子,等下我把马头怪物的头从沙地里放出来的时候,你把果子往它的口里扔进去,明白了吗?”

    古松快速游上岸,跑到火堆旁,就想捡起掉落在沙地上的果子。。。

    “等一下!人类!!你要先把手弄干,果子碰水即溶,最好吧身上的衣服什么都脱光,别碰到果子。”

    哦!!对对!差点坏事!古松马上脱掉所有东西,用火堆的火把吧全身照一遍,就连头发差点都烧着了“人类,快点,我就压不住了。。。”黄金鳗痛苦的声音,但是表情看不出来。只是全身的电流感觉有些弱了很多。

    行了,都干了,就头发还有些湿,不要紧,反正不会碰到。把果子用手扔进马头蜘蛛的口里去就行是吧?

    “是的,血杀果实最毒的果子,和马头蜘蛛是天敌,所以马头蜘蛛只要闻到血杀果的味道都要跑去利用自身口里的酸性溶液,把果子熔掉。你刚才就是吧果子掉湖里的时候产生的气味吸引它来的。。。这些以后再说,你先把箭上线绑着的线切断,等下我要。。。”

    线?古松看绑在背包上牵着箭的线,犹如了一下,“切线断了肯定让它给跑掉,不过现在命重要,不过就我一个人也根本不可能能捉到这么大的黄金鳗,罢了!”一刀,开!怕!一声,线断开!

    好啦!线切断了!

    “那就快过来!”黄金鳗,大力一剂,马头蜘蛛的马头从黄金鳗卷起来的身体裂缝中露出来,“就是现在给他喂果子吧!尽量扔多小。”

    好!古松跑到马头的面前,拿起果子就往它的口里,扔进去,不停的扔。

    “好!快走开!快!”

    古松一听飞快的走开。

    只见黄金鳗也快速,嗖!一声全身滑溜溜的,溜进湖里去。靠!切断线溜得够快的!!

    哇!!好臭!!只见马头蜘蛛已经开始熔化,果子的毒果然厉害,慢慢的庞大的身躯,变成了一滩黑色死水一样流向湖里,看来不溜得快黄金鳗也要被溶了,怪不得要切断线。

    突然,在死水中有闪光一闪一闪的,一颗闪亮的珠子,掉落在沙地上,但是死水还没全部流走,古松看着想去拾起,也不敢冒然走过去。只有在瞪大眼睛,看着闪光的珠子,“这是宝石?值钱不?”双眼有点发光。

    马头蜘蛛熔掉后的毒水流进湖面里久久散不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